邱明山

编辑:党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4 14:06:54
编辑 锁定
邱明山(传又名蒋孝滨)。1933年出生。在蒋家长大,传蒋介石为他取名蒋孝滨,称蒋经国为“阿爹”,神情酷似蒋经国,对外称是义子、抗战孤儿。他年轻时说过在蒋家子弟中“血统最纯正”,但也埋下被排挤的祸根。与蒋家交情深厚的台湾妇联委员周秀兰透露,蒋经国当年在江西认识邱明山母亲邱杨氏,她生下这儿子一个月后去世。
中文名
邱明山
别    名
蒋孝滨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日期
1933年
性    别
友人的回忆
谈起邱明山,早年蒋孝勇(蒋经国三子)一位密友回忆:邱明山年轻的时候和朋友一块喝酒,酒酣耳热,毫不忌讳的说:“蒋家子弟当中,数我的血统最纯正。”邱明山言下之意,只有他的父母都是纯中国血统。一如蒋纬国和朋友开过的玩笑:我们蒋家真像是联合国。蒋家家族成员除了中国人,还有俄国人、美国人、德国人、日本人……。说这话的蒋纬国,就有日本血统。
邱明山殊不知他的酒后放言高论,犯了蒋家大忌,至少某些孝字辈兄弟听了心里五味杂陈。一位和邱明山在台中宜宁中学的同学回忆:在学校宿舍里,我们几个同学见邱明山咧着嘴傻笑,露出一对虎牙,有同学取笑他的虎牙,邱明山满脸骄傲表情说:“你们别笑,我这可是一对‘太子牙’!”邱明山待人客气谦和,对朋友重义轻利,但有意无意间总认为自己与众不同,是蒋家“龙种”。一位台湾南部地方大佬提
丘先生 丘先生
起邱明山时说:蒋经国有个儿子,下南部来找我总是搭“国光号”(通行台湾南北高速公路的平价巴士)。暗示邱明山相较于其它出入轿车的孝字辈蒋家子弟,显得更为平民化。

邱明山撤退台湾后被改姓邱

编辑
邱明山到底是不是所谓的蒋家“龙种”?他究竟是何许人也?邱明山的干妈,与蒋经国、蒋纬国交情颇深的已故台湾妇联会委员周秀兰,有一套最耸人听闻的说法。
周女士生前曾经告诉邱明山:经国先生1937年初从苏联回国,之后,奉派江西工作,即认识了邱明山的母亲。邱母在生下邱明山后一个月去世。邱明山尚在襁褓之中就被接进蒋家,和蒋孝文、蒋孝章等手足兄妹生活在一块,并由蒋经国夫妇请来的奶妈“汪妈”一手带大。
据周秀兰称,大陆时期邱明山姓蒋,在蒋经国家里的待遇,和经国先生子女蒋孝文等人毫无两样。撤退台湾之后,邱明山被改了姓,和章孝严、章孝慈两弟兄一样改从母姓。改母姓的决定,究竟是蒋经国的意思,还是蒋方良的主张?外人不得其详。邱明山家人流传一种说法:大陆时期,蒋介石曾经为他取名“蒋孝滨”。
据表示,在众多孙儿中间,邱明山颇受蒋介石疼爱,原因是少年时代的邱明山,体格精壮,相貌威武,言行宽厚,十分讨蒋介石之喜。长安东路公馆每次烹煮美味家乡菜,蒋经国总是叫唤邱明山搭乘座车,亲自送菜到士林官邸,供蒋介石、宋美龄二老品尝。邱明山的张姓知交说,邱明山进官邸就像进自家客厅,完全不必通报。蒋介石见邱明山送来美味佳肴,总是再三垂询近况,功课有没有进步?体重几公斤?张姓知交说:“如果邱明山‘来历不明’和蒋家非亲非戚,蒋介石岂会让蒋经国养这么一个孩子?”
大学毕业,一般男生都要服一至两年的兵役,蒋经国特地交代有关部门处理他的兵役问题。服役报到当天,台海军左营军区某位舰队司令,亲自在部队长办公室等候邱明山报到,办完手续,再带着邱明山去见海军总司令宋长志。多位将军级叔伯辈和邱明山见面,都很客气谦和,完全不敢显露高级长官的架势。据称,邱明山不过在左营军区待了一段短时间,就回到他工作的台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(辅导会)。据表示,当天陪同邱明山服役报到的,还有一位曾任东北沈阳兵工厂的刘姓副厂长也在场,刘氏受命一路照顾“公子”。过不了多久,邱明山离开左营军区,也是刘姓副厂长负责带他回台北,向蒋经国复命。

邱明山闭门思过

编辑
邱明山为人四海,在社会上广交各路朋友。蒋经国怨愤他顶着“蒋经国儿子”的旗号,到处招摇,经营生意。蒋经国盛怒之下,下令警备总司令郑为元,将邱明山以“流氓”罪名移送管训。此举,颇为类似满清皇帝“圈禁”犯错皇子的意味。一般被移送管训的,都是台湾各地的黑道大流氓,这些大哥人物,人人要做苦工、扛重物、搬石头,累得人仰马翻。唯有邱明山竟坐在典狱长办公室抄写文件,自己房间里有电扇、冰箱、电视机,父亲用意明显是要他闭门思过。
据邱明山的张姓知交透露,他被管训关在台东泰源监狱,有天典狱长送来一个牛皮纸包,邱明山打开一看,是父亲蒋经国送给他的一本《富兰克林传》。这本书的某页夹有一张字条,蒋经国亲笔在字条上写着:明山儿,这本书某某页你要细读,书中内容有助你的为人处世……。出狱后,邱明山拿着这本《富兰克林传》,出示给张姓知交看,眼中含着泪光。邱明山也体会出父亲的用意,是要惩罚他爱招摇的个性,父亲对他还是恩重如山,不容或忘。
蒋孝武身边一位随从事后告诉邱明山:所谓虎毒不食子,阁下能从监狱全身而退,就算是你的造化了。这位随从暗示,邱明山之所以会身陷囹圄,与孝字辈兄弟争夺“大阿哥”储君之位,颇有关系。邱明山与蒋孝文自幼结为死党,被管训时,孝文适才糖尿病病倒,这位随从暗示,邱明山被监禁两次,与蒋孝武忌惮蒋孝文、邱明山连手坐大有关。在蒋公馆,邱明山和孝字辈兄弟一样,叫蒋经国为“阿爹”(江浙人称呼之爸爸)。

邱明山真正的背景身份

编辑
邱明山真正身世背景和血缘为何?他到底是不是蒋家“龙种”血脉?各种说法不一而足。如要取得科学印证(例如DNA检验),在蒋经国已过世的情况下,处于台湾今日之政治环境,难度之高,恐非常人所能想象。
就因为缺乏有力之“直接证据”,肯定或否定邱明山的“龙种”血脉,各种说法版本也存在,也为邱明山的身世蒙上神秘面纱。
话说1949年4月25日,国共内战白热化之际,蒋经国安排兵舰,将全家10口家眷,从浙江老家护送至台湾,安顿在台中暂住。宝岛台湾远离炮火,一派安居乐业景象,蒋家家眷暂时栖身于此,并由随从人员代劳办理户籍迁入手续。
笔者查阅了台湾台中户政事务所保存的一份原始户籍数据,这份档案数据依稀透露了几许玄机。原始户籍登记簿上记载,邱明山的称谓,是蒋经国、蒋方良夫妇之“家属”。细部资料写着——姓名:邱明山;本籍:江西省南康县;出生年月日:1934年6月14日;称谓:家属;父:邱德泰;母:邱杨氏;出生别:长男。这份原始户籍资料中,邱明山母亲“邱杨氏”,是否即为周秀兰所称,“生产一个月后即过世”的那位女士?因户籍资料并未明载“邱杨氏”的生卒年月日,故而无从印证。
从蒋经国一家初到台湾,在台中登记的这份“台湾省台中市户籍登记簿”上,完全看不出邱明山的身份背景,也看不出他与蒋经国夫妻是什么样的关系。除了称谓栏“家属”两字,“亲属细别”的字段上,则为空白。所以,从户籍资料簿来看,根本无从得知邱明山的身世背景。邱明山在户籍登记簿上记载的出生年月日,为1934年6月14日,早在蒋经国从苏联回国前2年9个月就出生了。户籍档案的生年记载,似乎排除了蒋经国、邱明山之间存有任何血缘关系,也无形否定了周秀兰的说法。然而,邱明山家人始终怀疑,这份户口资料是否经人“刻意变造”,以保护“强人领袖”形象。
1949年10月3日,毛泽东已于前两天,在北京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。蒋经国悄悄交代蒋方良携全部家眷,举家北迁,从台中市西区三民里民权路79号,搬到台北市中山区正宜里捌邻长安东路一段18号。蒋经国全家的户籍,也从台中搬到了台北。

邱明山搬迁台北

编辑
根据迁到台北市之后,一份登记于1949年10月3日的“台湾省台北市户籍登记簿”记载,邱明山的“称谓”和“亲属细别”项目下作了注记。他的“亲属细别”记载为“户长之义子”。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,邱明山原本在台中的称谓栏是“家属”,到了台北之后,称谓栏却被改成了“寄居”。
除了周秀兰提出邱明山身世之谜的看法,还有第二种版本的说法,来自蒋经国长子蒋孝文。王广才,是蒋经国长子蒋孝文生前好友,与孝文为台陆军官校时期同班同学,王广才高中时期,也是邱明山台中宜宁中学高一班的同学。与蒋孝文、邱明山两人同为至交。有关邱明山身世之谜,王广才另有一套完整的说法。
王广才和蒋孝文知交30多年,他十分生动地回忆念陆军官校时期,蒋孝文私下谈及邱明山身世:
“官校受训时经常打野外出操。有一回,我和孝文一起到野外出操,站队时孝文站在我旁边,他不断轻声叫我帮他挥赶他腿上的蚊子,我看了看他长满卷毛的腿,骂了他一句,你这老外,腿上长满了毛,蚊子根本进不了你腿肉去叮你,我才怕蚊子呢!我腿上光光的没长毛,被蚊子叮惨了,你怕什么蚊子呢?休息时间我趁机会问他邱明山的事,我说蒋孝文,邱明山现在宜宁高中读高三,到底他是不是你老爸生的啊?孝文回答我,这些话都是乱讲啦!我从来不讲邱明山,也不讲蒋明山,都叫他‘明山哥’。我接着问孝文,他到底是不是你老爸生的?如果我再三追问,孝文就光火了,你他X的干嘛问那么多嘛!有一次打野外,我与他躺在树底下,我又问起邱明山的身世,他就踢了我一脚说,你又提这个鸟事了,我说聊一聊嘛有啥关系。”
蒋孝文经不起他一再好奇追问,讲了一段往事。王广才说:“据蒋孝文告诉我,他3岁跟着父亲蒋经国到江西,那时他开始慢慢有记忆了,孝文小时候外向活泼,特别淘气,遗憾是缺少玩伴,经常觉得很寂寞。抗战初期,蒋夫人(宋美龄)在全国各地办了好多个‘战地孤儿团’,专门收容阵亡将士遗孤。蒋方良跟随丈夫刚到中国没两年,中国话都还不大会讲,但很有心学习,她自己也是孤儿出身,蒋夫人就要蒋方良到‘战地孤儿团’,帮忙照顾阵亡将士遗孤。蒋方良不放心把孝文一个人丢在家里,就带着孝文到孤儿团工作。”
“孝文面貌五官像外国孩子,许多中国孩童嫌他长相与众不同,都不愿意同他玩。孝文好动,四处乱跑,找不到中国孩子跟他玩,‘战地孤儿团’里唯有一个叫邱明山的孤儿,和孝文玩得特别投缘开心。邱明山那年5岁,蒋孝文4岁,两个孩子玩得一身泥巴,难分难舍。蒋方良下班时,看这两个孩子玩得兴高采烈,一身脏兮兮,就把蒋孝文、邱明山一块带回家,洗澡换衣服,两个孩子都干干净净了,蒋方良准备送邱明山回‘战地孤儿团’,孝文忽然大哭大闹,舍不得让邱明山走。既然两个孩子玩得很投契,蒋方良也想为孝文找个伴,就常带邱明山去蒋家,过一阵子,孝文更不舍得让邱明山走了,连睡觉都睡一个房间里,两个孩子感情好得不得了。见邱明山老实忠厚,没爹没娘,蒋方良不禁联想自幼她也是孤儿,恻隐之心油然而生,征得蒋经国同意,便收邱明山当干儿子,从此在蒋家住下。”
“到台湾之后,邱明山还是很调皮淘气。所以邱明山和蒋孝文的关系,就是邱明山是孝文妈妈的干儿子(义子),以前蒋孝文给我看过一张照片,蒋经国一手抱着蒋孝文,一手抱着邱明山,让两个孩子一块切生日蛋糕。”王广才说,曾经听一位史姓友人提起,邱明山父亲原系国民党军中校营长,不幸阵亡,邱明山因而被送到战地孤儿团。

邱明山第三种版本

编辑
前述蒋孝勇密友,也从早年蒋家内部听到第三种版本的说法:邱明山的父亲原本是赣南某县县长,因勾结境内贩卖鸦片烟土的毒枭,被上级查获,执行枪决前两天,蒋经国登门拜访,这位县长临刑之前,请托蒋经国抚养遗孤,邱明山就在襁褓中,被蒋经国收为“义子”。
蒋孝文、蒋孝勇密友、与周秀兰的说法,三者南辕北辙。蒋孝文等人的版本是“义子”说,周秀兰则持“亲生儿子”说。这是有关邱明山身世两种比较典型的版本。
此外,对于邱明山身世,还有以下版本:版本之一,据蒋介石侍卫蒋尧祥的说法,江西时期,蒋经国外出巡视,路过一破庙,见庙中有一年幼小沙弥,衣着褴褛,面黄肌瘦,兴起恻隐之心,收容为义子,这个小和尚就是邱明山。(笔者按:蒋尧祥于西安事变时曾追随蒋介石)。另一个版本是,据汪妈之子汪追群,引述汪妈的说法,指邱明山是蒋经国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孩子。
赴台初期,驻守在长安东路一段18号蒋经国寓所,和邱明山交情良好的侍从人员回忆,邱明山内向害羞,言谈举止不时流露出一种寄人篱下的自卑心态。
侍从人员进一步表示,他不相信邱明山是蒋经国“龙种”的说法,理由是:邱明山体型粗壮,像农家子弟,长相不像。而且平常时候总是窝在侍从人员房间,不喜欢和蒋经国一家共处;其次,所谓虎毒不食子,如果他果然是私生子,蒋经国日后岂会将他赶出家门,把他从户籍中除名,甚至以流氓管训监禁他?
然而,邱明山接受笔者访晤时,否认长辈或家人对他有丝毫轻慢。邱明山回忆,中学时代每逢暑假,蒋介石经常派人接他到阳明山官邸,殷殷期勉,要他好好用功,不要贪玩。提起蒋经国、蒋方良,邱明山更是红着眼眶说,两老对他特别好,对他的儿子,尤其慈祥疼爱。

邱明山曾替蒋孝文出头打流氓

编辑
邱明山与孝文年纪相若,两人自幼调皮捣蛋,不爱念书,成天四处晃荡嬉戏,学校成绩年年满堂红,留级成为家常便饭。邱明山光是中学就念了五所,从台湾的“建国”中学、师大附中、成功中学、淡江中学,念到宜宁中学。同年都已毕业一两年,邱明山好不容易念完高中
1952年,蒋经国特地安排孝文、邱明山两人进淡江中学,淡中位于台北近郊淡水,系加拿大传教士马偕博士(Dr.George Leslie Mackay)创办。除了蒋孝文、邱明山,还有多位国民党党政要员子弟,也一块被安置到淡江中学就读。学生一律住校,学校当局为示优待,特地安排了一大间宽敞洁净的宿舍,专供这些高官子弟住宿。每逢周末假期,蒋孝文、邱明山如同脱缰野马。
某个星期六下午,两兄弟兀自在台北西门町闲逛,几个不良少年打扮的孩子,挡住了两兄弟的去路。这几个小太保见孝文衣着高贵,五官深邃,长得一副洋人脸孔,头发却又是黑的,讲“国语”时还带着浙江口音。带头的一个少年冲着孝文啐骂:“杂种!”
站在孝文身后的邱明山,一个箭步冲上前,二话不说,朝骂人的那个少年脸上狠狠揍了一拳,对方见邱明山这精壮的小个头竟然先动手,七手八拳全部围着邱明山打,邱明山生得短小精干,力拼六七个少年,毫不畏缩。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,邱明山和蒋孝文被打得鼻青脸肿,浑身是伤。这时,不远处响起了警哨声,蒋孝文、邱明山和对方那六七个少年,全被逮送警察局。

邱明山曾向警察说父亲蒋经国

编辑
从警察讯问过程中,邱明山得知对方是某眷村的一群太保,心生报复之念。轮到警察质问蒋孝文: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住哪里?蒋孝文指了指警局墙头蒋介石肖像,警察以为蒋孝文开玩笑,不禁火冒三丈。又问邱明山,你呢?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住哪里?邱明山也学蒋孝文,指了指蒋介石肖像。警察拍桌大骂,再不说实话就要揍人了!邱明山说:我们父亲确实是蒋经国,家住台北市长安东路一段十八号,不信你们打电话去问!小警察惊觉兹事体大,赶紧往上呈报,还惊动了台北市警察局长,一分钟不敢耽搁,连忙把蒋孝文、邱明山送回蒋公馆。
蒋经国闻讯大怒,责问孝文和邱明山因何与人打架,邱明山说,眷村小混混拦住我们去路,骂孝文是“杂种”,我气不过和对方打了起来,对方人多,我们被围殴。蒋经国拿起藤条死命往两人身上抽,蒋方良看得心疼,连忙赶来劝阻,但是邱明山已经挨了好几藤条。蒋方良知道儿子在外头遭人辱骂“杂种”,挨人围打,回家还要受蒋经国责罚,不免心如刀割。
打了几架之后,蒋孝文和邱明山早有默契,只要出事进了警察局,就由邱明山替孝文具名顶罪,回家也是邱明山挨最多藤条。久而久之,台北警察界视蒋孝文、邱明山为麻烦人物。
屡次遭人围殴,两兄弟亟思报复,邱明山向眷村混混下挑战书,约好某日某时,到他们眷村门口决斗,对方不知道蒋孝文是蒋经国儿子,仗着他们人多势众,根本没把蒋孝文、邱明山这两个“手下败将”放在眼里。到了约定时间,这群眷村太保等在村口,远远看见来了一部军用吉普车,心想这会是谁啊?等车子驶近村子口,这些小太保还没回过神来,坐在吉普车上的蒋孝文,拔出手枪朝村口砰砰砰连开三枪,那些眷村混混吓得抱头鼠窜。
警察根本不敢插手这起枪击案,可是,蒋孝文、邱明山学校里的训导主任却上门关切了。训导主任开门见山说:有人向学校报告,蒋孝文在大街上乱开枪,严重违反校规!蒋方良也为孩子诉苦:眷村太保先开口辱骂孝文是“杂种”,骂了人,六七个小太保围着两个小孩打,能教我不心疼吗?训导主任拿不出解决办法,只好摇摇头无可奈何起身辞别。蒋经国早已为孝文、明山两兄弟到处逞凶斗狠头疼不已,这次又发生街头持枪寻仇事件,情势愈演愈烈,再不釜底抽薪,迟早要出大问题。蒋经国决定将两兄弟隔开,安排孝文读台北成功中学,就近看管,把邱明山送到台中宜宁中学,“发配边疆”。
据昔日宜宁中学同学转述,邱明山转学到台中之后,依旧爱为朋友打抱不平,四处逞凶斗狠。某次,与另外一所高中学生打群架,当年刀枪管制严格,邱明山和同学把自行车的齿轮拆下来,握在手里当成短兵相接时的利器。据说,那次的校外斗殴事件,对方有不少人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
邱明山蒋经国关切下入读大专

编辑
成功中学校长潘振球,是蒋经国任职青年军、国防部预备干部局时代的老部下。宜宁中学董事长则是蒋纬国。两所学校主事者都是“自家人”,蒋经国自认可以高枕无忧。岂料两兄弟南北分隔,照旧调皮捣蛋,不爱念书。蒋孝文爱熬夜玩乐,上课时无精打采老打瞌睡,还打呼噜。同学调侃蒋孝文,你就算考零分,学校都会让你毕业。念完高中,孝文考不上大学,蒋经国强迫他进入陆军官校,后来连军校也念不下去,只好出国“留学”。
邱明山参加了几所大学入学考试(当年台湾尚未形成大学联考制度,各校采分别招生),在台湾省立海事专科学校(台湾海洋大学前身)榜单上名列备取第二十几名。邱明山看到榜单,自忖希望不大,准备先去当兵。蒋经国下班返家,邱明山向蒋经国禀报此事。第二天,“救国团”某高干奉命打电话到省立海专校长室,那年参加省立海专入学考试的近30名备取生,全部破例录取。
从海专渔业捕捞科毕业后,邱明山服完预备军官兵役,又上船实习了1年多,回到台湾,照户口资料上的年龄计算,邱明山已逾而立之年。蒋经国是第二任“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”主任委员,邱明山结束船上实习回台湾时,蒋经国已经从辅导会卸任,主任职缺由蒋经国老部下赵聚钰继任。赵聚钰奉蒋经国嘱托,安插邱明山至辅导会“第四处”担任技士,主管海洋开发事务,这是邱明山踏进社会的第一份工作。

邱明山毕业后获分配优差

编辑
辅导会技士职务虽然不高,但是,赵聚钰对他却是另眼相看,特地在台北县永和镇大新街,以辅导会名义,向民间租赁一间两层楼洋房,作为邱明山宿舍。如此厚待基层员工,辅导会前所未见。与一般公家机关相比,辅导会待遇颇丰,编制比一般部会庞大。第四处技士位阶不高,薪金待遇较诸政府单位优厚,堪称钱多事少离家近。
工作稳定,生活无虞,邱明山情感也有归宿。“堂弟”蒋孝伦介绍妻姐邓琪云,与邱明山认识,不久论及婚嫁。据王广才表示,邱明山、邓琪云婚礼十分低调,刻意选在“静心托儿所”(蒋纬国、石静宜夫妇创办)礼堂举行婚礼,由蒋经国、蒋方良夫妇主婚。
婚后,邱明山与邓琪云育有一子,家庭生活美满。但是,妻子对邱明山身世未受到蒋经国承认,颇有微词,时与朋友抱怨。邓琪云当着邱明山的面,到处跟人讲,明明邱明山是蒋经国亲生儿子,蒋经国偏偏不承认。邱明山闻言当场制止:“你不要再讲了!他是我高中同学,又跟孝文是同学,你讲这些干什么呢?”
类似传言终于引起“义母”不悦。蒋方良致赠美金5万元,办妥两本护照,交代邓琪云带孩子去美国念书,避免留在台湾引发是非。
蒋家王朝已成前尘往事,命运坎坷的邱明山也垂垂老矣。1997年,邱明山动过一次心脏大手术。最近三、四年间,他接连3次中风,饱受缠绵病榻之苦。邱明山性格豪爽,待友慷慨,半生扮演疏财仗义过路财神角色,不善蓄积财富,至今两袖清风,老来生活拮据贫困,与收入微薄的么女相依为命。他曾深受蒋经国夫妇养育之恩,也享受过蒋家权力光环。回看这位蒋经国“另一个儿子”传奇坎坷的一生,能不兴起无限感喟?(王丰)
词条标签:
人物